第四章

小说:变态者之镇魂歌 作者:方士

    死亡双翼第四章北京西两百公里外,是方圆五十公里的禁区,铁丝网环绕,所有的树木都被砍伐掉,光秃秃的大地上任何人都无法隐藏。每五公里一个警卫塔,上面架设的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如同死神的大口。中心地带是一个被高墙电网环绕的四方型建筑,没有任何标志,只有门口站着的荷枪实弹的士兵用凶狠的眼光看着一切。

    封倩看着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掩蔽物,专业的精锐士兵。“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居然有这样的监狱。”

    “不是监狱,因为这里没有犯人。”林秘书说道:“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犯人是还有希望的人。而这里是被剥夺人类资格的生物最后生息的地方,这里关押的已经不是人了,所以这里不是监狱,我们叫这里绝望之地。”

    “绝望吗?”吴国容轻轻的吐出这三个字。汽车开进建筑内,停下来。一队士兵围住了汽车,队长向几人行了个军礼。“请把身上的武器交给我们。”几人把枪递了过去。然后在士兵们的目光下来到了洗浴间,有士兵拿出几件象医生的白色长袍。“请洗浴后换上。”洗浴间是个大房间,看来没有单间,兰帕奇问道:“我们有女士的,难道让女士也在这里换衣服?”

    “是的。”队长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你们不出去?别人看着我换衣服我不舒服,而且不认为这是对于女性的不礼貌吗?”

    “职责所在。”队长面无表情,但是口气坚决。

    在兰帕奇说话的同时封倩已经脱下了警服,在众人眼前露出了她可以媲美梦路的完美身材。落落大方,根本不在乎这里的这些男人。“小姐,内衣也要脱掉。”队长提醒封倩。封倩闻言脱下了内衣,兰帕奇吹起了口哨,“真漂亮。”

    “先生,不要浪费时间。”队长提醒光顾看封倩而忘了自己也要换衣服的兰帕奇。“知道了,真是木头人,难道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多看美女吗?难道这里的这些人都是同性恋?”

    几人换了衣服后通过了一扇四米高的大铁门,顺着密封的向下通道走,大概走了三四百米。队长输入密码带他们走进一扇电磁门。“到了,你们要找的犯人就在这里。”

    墨菲兰帕奇好奇的看去,这件房间最里头的墙壁上一个男子被四肢拉展手脚都被碗口粗的铁环紧紧的扣着,垂着头。长发垂到腰间,细细的脖颈好像承受不住头带来的压力,要折断了一样。身上散发着一种腥臭味,满身的伤痕,有些一看就知道是新伤,要是让人权组织看到一定大呼非人道。

    “醒来,有人来看你了。”队长从旁边拿起一桶水当头泼下。他悠悠的醒了过来,并没有抬头,鼻子微微的抽动,”血的味道,和我一样疯狂的血的味道,好闻的,怀念的味道。这个味道是多么的美妙,想我吗,我美丽的女警察?”

    封倩几乎呻吟的说道:“当然想,每一根血管,每一颗细胞都想,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都想,想的骨头都碎了。想切开你的头,挖掉你的心,一口一口的咬碎你的每一根骨头,嚼烂你的每一根神经。”声音出乎人预料的平静,但是言语平静下入骨的憎恨让每一个听到她的话的人心头发凉。

    “呵呵呵,”他抬起了头,乱发中两颗大眼闪出渗人的寒光。“那就好,我好害怕你忘掉我。”看到墨菲和兰帕奇他奇怪的问道:“真好玩,为什么会有洋鬼子在?”

    “暂时叫你无常先生吧,我们是美国联邦密探,我是墨菲,这位是兰帕奇警官。”

    “美国鬼子,我杀掉的人中应该没有美国鬼子,你们为什么来找我呢?”

    “无常先生,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呵呵,要我帮忙,你能够付出什么代价呢?漂亮警察,还是你来向我提出要求吧,我会很高兴的帮助你,然后收取代价的。”

    “无常先生,如果你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可以让你的刑罚缩短,甚至重新获得自由。无常先生,你不想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吗?”

    “新的人生,哈哈哈哈。”无常大笑,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所谓的人生是什么呢?像你们一样,在一个好家庭中出生,上那莫名其妙的学,然后找老婆,找情人,**,生小孩。坐在电视机面前吃着垃圾食物,肥胖,衰老,得病,然后他妈的死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数着每个月领到的薪水,在沙发上打着他妈的无聊的饱嗝。这就是你所谓的人生。哈哈哈哈,你知道人为什么而活吗?人他妈的活着就是为了死亡的那一刻。这个世界所有一切都是虚幻,只有死亡是唯一的真实。”

    墨菲微笑说道:“无常先生,也许我的人生很无聊,但是至少它比你被捆在这里的人生要好。自由还是在这里发霉生蛆,你可以自己做出选择。”

    封倩伸手拨开无常的乱发,一张出乎人意料的惨白少年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兰帕奇惊呼道:“他这么年轻?”

    吴国容板着一张老脸说道:“他开始杀人时不过十三四,三年中杀了五百三十一人,被我们抓获也不过五年。现在他的年龄大概二十一二岁,他是天生的邪恶,和年纪没有关系。”

    “答应他们,然后被放出来,我们之间这样才能够找到机会重聚。”封倩微笑着看着无常,两手因为握的太用力而导致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噼啪折断。

    “这到是个好主意,”无常认真的考虑,“这个无聊的生命有你也就不无聊了,好吧,美国鬼子,你们到底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无常先生,我们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在杀人现场留下无常的标记,这是不是因为你们是一个组织或者是一个宗教。还有,你为什么要杀人?”

    “为什么要杀人?不为什么,就和肚子饿了要吃饭,口渴了要喝水是一样的。看到有些人就想杀,没有什么为什么。而且我一直是一个人,没有同伴,如果说有就是这位漂亮的警察,她的血液和我一样是无常的血。至于为什么留下无常的图案,我没有想过,大概是本能吧。看你的意思应该是有人和我一样杀人后留下了无常的标志,这个我帮不了你们,因为我不知道。”

    “你杀死了五百多人,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你在那里学习的杀人技巧?”

    “不知道,我记不起来,我只能记住被我杀死的人样子。活着的人,过去的事情我的脑海里面都是空白,只有一个人不同。”他用炽热的眼神看着封倩,“只有你,我没有杀你,但是你,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我黑白色的记忆中你是唯一的色彩。”

    墨菲对吴国容说道:“看来是问不出什么,吴队长,请你安排,我们希望尽快带他回美国。”

    林秘书说道:“这交给我吧,我会安排你们明天回国的。”几人离开,无常身体抽搐着,两个眼睛瞪的大大的,“哈哈哈,”狂笑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鲜血,内脏,死亡,我听到死亡的双翼在天空中拍打的声音。哈哈哈哈,让鲜血把这虚伪的世界染上最美丽的鲜红,伟大的死亡。”

    时间一点点缓慢的迈动着步伐,黑夜用黑色的双翅温柔的将大地包容,留下了点点繁星在黑色的天幕上。在封倩的卧室内,封倩和一个健壮的男子在床上激烈的运动着。汗水在两人**的身体上流淌,片刻后,男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伏在封倩身上一动不动。封倩也躺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直到男子yīn茎软化退出身体。

    她推开男子,坐起来拿过几上的香烟,点着抽着。火光一明一暗的闪烁,她秀丽的面庞在微小的红光中散发着妖异的美丽,男子看着她看的好像痴了般。

    “倩,嫁给我吧?”男子突然向封倩求婚,语气真诚。

    封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有毛病,说什么白痴话,我没有心情听这种无聊的玩笑。”

    男子伤感的说道:“倩,不是玩笑,我不是开玩笑,我是真心的,我希望你能够嫁给我。我知道,如果现在我不留下你的话,我就将永远失去你。虽然你什么也不对我说,可是我知道。倩,今天你比平时激烈的多,我能够感到你的情绪的昂奋,但是不是为了我。你要离开了,要永远的离开,倩,你丈夫死去五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爱你,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是没有关系,嫁给我,我会用我一生来爱护你,我将尽我所能让你幸福。”

    封倩深深的吸了口烟,烟燃烧的很快烫了她的手,她扔掉烟头。“幸福,我的幸福不是你能够给我的。郑椁,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就明说了,不准深入对方的生活,你过界了,走吧,我不认为我们还有见面的必要。”

    “倩,为什么你一定要把你的心封闭起来,难道我们只能作肉欲的情人,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只为了你的身体,我奉献我的心,我也希望成为你的心中的人。”

    “别说蠢话了,不要做不可能完成的梦想。”封倩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你不是还在上学的小屁孩了,说些成年人该说得话吧。你们郑家家大业大,是北京政坛商界的名门,你现在已经是检察院里最被看好的新生代,据说很快就能被提上检察长。你们家族允许你做这样的无聊梦想,清醒点,你的婚姻只能和你的前途连在一起。不是国务院那位希望你娶他女儿吗?要是知道你向我求婚,你父亲会和你翻脸的。”

    “我的婚姻是我自己的事情,倩,为了你我愿意放弃前途。”

    “无聊,想放弃就放弃,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嫁给你的,今晚我当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如果下次你在说这种蠢话,我就把你扔出去,永远也不和你再见面。”

    郑椁沉默了半晌,打开台灯,起身默默的穿起了衣服。“倩,你就这样践踏我的心吗?”泪水从眼角滚落。

    “是你自己无聊,不要往我身上推。”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向你说这句话了,我想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郑椁感到心头酸楚,一阵阵的抽痛。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外貌出众,出身名门,为人谦逊礼貌,口才了得,运动万能。从小学就是女生的理想对象,初中,高中,大学,留学的英国,现在在检察院中,意图做他太太的数都数不清。可是当他见到封倩时整个人沦陷了,他爱她,爱她胜过一切,可是封倩却毫不在意他的爱情。郑椁伤心的同时,感到自己的尊严也被踩的粉碎。

    “你上次说的案子因为有人顶罪,看来他要无罪释放了。他是市长的儿子,有很多人为他奔走,这次是肯定不能起诉他了,这件案子不归我管,我也无能为力。”郑椁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昏黄的灯光下,**的封倩斜坐在床边,汗水反射着点点白光,黑如墨斗的头发散乱的披在洁白的肩头,美丽的脸上有一种难以表明的深深渴望,目光飘忽,不知道看向那里,但是绝对不是在注意他。郑椁用力的关上了门,他心头明白,从今天起,从这一刻起,在他关上封倩的房门时他的幸福也已经永远的关上了大门,他的人生已经死了。无力的伏在墙头,任由泪水打湿了衣服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库p,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enkup.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